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尘有你

苦乐随缘,得失随缘。随缘,是一种胸怀,是一种成熟,

 
 
 

日志

 
 

【转载】(冰心原创) 困 惑  

2014-10-16 22:32:36|  分类: 情感美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冰心玉壶《(冰心原创) 困 惑》
      已过不惑之年数载有余,按理说应该是越活越明白才对,最近却常常糊涂起来。甚至有时会感到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与世界各这一度厚厚的墙。但墙在哪里却怎么也找不到。是自己开始老了还是世界变化太快?真的搞不明白。执法的从来不讲法律·落实政策的压根不和你谈政策·上级约束不了下级·犯法的戏弄举报的······这一切一切似乎都在挑战着我四十多年来苦心经营的社会规则和道德价值观。

        在这个错位的世界里,我也逐渐的迷失了自己。一个庄户厨子放着挺好的生意不去苦心经营阴差阳错帮人打起了官司,而且几年来乐此不疲;明明是在折本赚吆喝的替政府宣传法律·政策,做了政府公务员应做的事(而且还是免费的)却又理所当然的成了地方官员眼里的刁民,费力不讨好不说还惹了个一身腥骚;连车带人奔波千里与众多上访户打成一片花的好像不是自己的钱,从未感到过心疼,当收到曾帮助过的农民的几十个鸭蛋,两把青菜时却又感到物超所值·无比的兴奋;本来初衷是想为姐姐维权,近一年了费心劳力却又给姐姐弄了二十三天(两次拘留)的牢狱之灾,反而是给其他人谋取了意想不到的利益;自己全力以赴认为水到渠成的路渐渐地越走越窄,无心插柳之作反而枝繁叶茂开花结果;自己眼里的八府巡按·钦差大臣(中央巡视组)到山东上演了一出闹剧,16312件案子办结率百分百却又没见到哪一个真正主事的领导因此受责。自己有幸两次到中央巡视组驻地反映情况,看到过太多喊冤叫屈的受害群众。仅我们街道就有八九个村子的百姓因合法权益受到侵害一路告到中央,可谓是罪恶滔天。令人不解的是辛苦递到巡视组的材料又挨级转回乡镇街道甚至是社区处理?让共同受益的社区领导处理村长支书的违反犯罪,这难道不算荒唐?更为匪夷所思的是大多数的案子因为荒唐的处理方式受害者拒绝签字,却也能在省纪委顺利结案,理由理直气壮:证据不足,拒绝签字!中纪委·中组部能打老虎,面对几万受害群众的血泪控诉却也无能为力,只能听任地方政府黑白颠倒·指鹿为马。最后以处理697个替罪羊草草收场!

      在这些难解的困惑当中迷失方向的我也慢慢的变得人格分裂:兴奋时指点江上·激昂文字·运筹帷幄指挥几路人马东征西战,与各局长·处长甚至县长据理力争·挥斥方遒。低迷时一人独坐屏前默默地看着好友的煽情文字垂泪唏嘘,不顾自己四十好几的农民身份如写下一些事后令自己都汗颜的风花雪月;不顾亲友兄弟的苦苦哀求·放弃养家糊口的生意,一意孤行的做着一些前途未卜的宏图伟业。完全忘记了吃地沟油才是自己的宿命,整天关注世界格局·中央政策操着中南海的心;忽略了对老母·爱妻·娇女的责任义务心甘情愿的为毫无瓜葛的一些人出谋划策·甚至遮风挡雨······。这一切换来的是老母担心的垂泪·爱妻分居并赐一绰号:疯子!

     仔细想来,轻信法律·政策·淡薄人情·名利才是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错误的乐观估计了中央政府的反腐战役。认为可以乘政治改革东风·群众运动的快车为书写历史转折增辉添彩。书生意气·恃才傲物铸就了我今天的郁闷·困惑。


    年过四十人已过午,人生天地之间如白驹过隙·弹指一挥,岁月流逝,不能选择亦无法回避,继续机械的跳动下去!改变不了,却又不甘心的被改变着!四十不惑!几人能做到不惑?疲于奔命是为了好一点还是为了让历史记住自己?是贪图暂时的安逸,还是彰显内心的正义?是泯灭自我苟且的活还是仗剑天涯哪管去日无多?

      

      随着烟蒂最后的一明一暗,思绪也如那吐出的烟雾,袅袅而后扩散,只愿,困惑过后,不会再迷失自己!(冰心原创)      困     惑 - 冰心玉壶 - 冰心玉壶的个人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