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尘有你

苦乐随缘,得失随缘。随缘,是一种胸怀,是一种成熟,

 
 
 

日志

 
 

缠呀缠的缠枝花  

2014-03-19 21:21: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缠呀缠的缠枝花 - 红尘有你 - 红尘有你

 


 缠呀缠的缠枝花


春。莫过于纠缠二字。
细草繁花,都赶在一起,谁也不让着谁,绿要绿的要命,红就红的放肆。
不过北方的春天似乎是怀着戒心的,南方早已是春雨如线,柳绿如线。
在北国,她却像水土不服的女子,尽管在幕帐之后慵懒着,迟疑着。
若是早春正赶上一夜的雨,一朝的风,树上的小青叶会在枝头上滋滋暗长,却很静。
比起南方的千树花开,北方的树格外耐得住性子。

高高低低的的房子错杂在潮湿的空气里,色淡的是林立的高层楼房,
色浓的是老式的平顶水泥楼,房前围着红砖的院墙,房后立着高大的法桐。
那些树野着性子生长,主干笔直,而小枝横斜疏离,无章无法。还不见叶子,一棵树远看就是一坨苍灰色。
旁边坚硬的马路,看着就咯的眼珠子疼。远处高楼林立,灰白色的尘雾下既模糊又呆滞。
这个时刻,在一片寂寞里,适合看一本旧书,也可是宋词,也可是倾心的散文小字,
用来感觉春天的潮湿与温暖,春寒料峭时,让这书中的万象,惹一惹远去的相思。
书里的季节和草木是彼此懂得的,书里的四季,到处都是风流花吹雪。
春天,三角梅会开在房顶上,清艳,明媚。
夏天,木槿铺排的到处都是,像热恋中的爱情,大片大片的爱意收都收不住,
那青藤会缠绵着整个墙面,过分的绿着,老房子像穿了一件绿裙子的姑娘,风情万种。
若是书里的秋天恰好有了秋雨,有了暗哑的蝉,斜风疏雨,
书里的人走在向晚的风中,所有黄昏里的树都和人撒着娇似地。


缠呀缠的缠枝花 - 红尘有你 - 红尘有你
 
 

你不去看春,怎知春色如许?
春天里有种莫名的不安。那种纠缠的不安,和盛大有关,大片大片的草绿,花红,
就像大面积的忧伤散落,只有春天,艳成了爱情最初的模样。
花枝要缠着花枝,树叶要叠着树叶,花骨朵要像一支浩如烟海的军队,有一种气昂昂的决然,
花开了,要多艳都不怕艳。红配绿才最美,美得那么放肆,美得那样意兴阑珊。
老家的春,是粉色的,浅绿的,蔚蓝的。
草垛子旁边,矮墙下总会冒出一株一株的桃树,杏树,
黄昏里,有年轻的妇人三三两两在桃花树下聊天,
说的无非是家长里短,自家的男人和孩子,说起男人都羞涩的称呼“他”,连名字也叫不出口。
小朵桃花深粉色,也就两三枝,还开的不茂盛,
她们着白色圆领衫子,脚上穿红色条绒布的方口鞋,说着土土的家乡话。
说不清的湿润呀,红和白放在一起就是艳艳的粉。

连山梁梁上的闷哧汉子吼出来的山歌也是春的颜色,
不要看西北男人粗犷,山歌里的柔情却是斜风细雨一样,落在心里,是酥痒的。
开阔地里,小顽童拍着手喊“万架底下一滩水,湿了姐姐的花裤腿。”那么动人的姿态,那样动人的清凉。
山坡上有欲燃的野桃花,绿藤缠树的枝蔓下一汪清水湿了她挽着边的裤角,
或许,鞋上还绣着缠枝花呢,这罗绮春色怕是要调墨来着染吧?
还有“白生生的手,红指甲。擀的面条谁吃呀?”
她是未嫁的姑娘,她或许经历了情事,山里的雨下起来就是朝朝夕夕。
她在青瓦檐下,在木质花窗前,背对着他,望着镜子里红晕漫染的脸,自己梳长长的发,
心思一定又潮又软又艳,像一片胭脂化在一团水里,是溢出来的粉。


缠呀缠的缠枝花 - 红尘有你 - 红尘有你
 

我要做那陌上看花人。
土坡上,石缝里,冒出一团团的野花,叶子还缱绻在一起,皱巴巴的卷着。
有些花草一根茎上两个花苞,两相对视,有无限柔情蜜意生起。它们在这寂寞的小路边好自在呀。
开的浓,开的淡,都是随着性子。所谓闲适,不过是处于野生状态,风日洒然。
小时候,上学归来,晚霞如缎,在小路上会摘一把的野花,黄的明亮,红的艳丽。
那时的我是心上涂满绿意的处于野生状态的小姑娘。那时真好。 是年纪正好,是春天纵容我。
最艳最惹人的莫过于桃花,新蕾叠着旧红,开的分外妖娆。
等到春色阑珊的时候,也注定是要红消香断的,禁不住的心下怅然。
桃花,到底是寂寞的吧,香艳的东西,往往藏着的是清寒的骨。
三月桃杏花开到荼靡,霸占了整个春色,潋滟一片。
原来那浓艳花事,不过是,衬托了后面那么多辽阔荒凉的无花岁月。
书里说“还有多少青春,多少年华没有来得及上色就已经从指间漏掉了呀,
这一世,总有几处最动人的细节,被辜负,被浪掷,有意或无意。明明刚从花枝下过,
一回头,已是山长水远,千树寂寞”

自家墙头下有父亲早年嫁接的果树,用极甜的野酸梨树嫁接上鸭梨,结出的梨子酸甜可口,汁液丰美。
那棵原来的酸梨树还摇曳在风里,成熟的果实红黄相间。
有的熟透后会掉在低矮的草丛里,像一把红宝石撒在绿缎子上,像极了人世的喜庆与欢喜,极美。
野酸梨树干粗狂,高大,枝蔓浓稠,把自己头顶上的那片小天空画满了横撇竖捺。结出的果子极小,大多偏酸。
梨子树相对笔直整齐,叶大疏离。花朵清寂婉媚,果实大而多汁,甜腻爽嫩。
不禁要问,从前的从前,梨子和酸梨是不是曾经根根相缠?是不是叶子依偎着叶子两两相望?
花朵千树万树,恍如朝雪暮露,你的身边有我,我的枝头有你?是纠缠缱绻过的呀,
只是抵不过时光,渐渐远了。 光阴一瞬一息,沧海桑田,物种单一的年代早已久远到模糊。
从此咫尺天涯,各自开各自的花,各自结各自的果,从苗到到果的容貌再没了重叠的部分。
暗合那欢如朝露久别不悲的苍凉人世。时间久了,是要分开的,各自有了各自的模样。
虽然是怅然若失的,不过细想,这样未尝不好。


缠呀缠的缠枝花 - 红尘有你 - 红尘有你
 

山村里巷子穿插,而老巷子里的风,永远不急不缓地吹着,高高的土院墙,雕花的屋檐,
屋檐下,月季还在抽枝,雪小禅说不喜月季,说此花好似穿一身假名牌的女子,招摇妩媚,骨子里还是农村的。
我十分不赞同,甚至有些恼。月季她虽誉为小玫瑰,但是她一直是野生的,没有摆在橱窗被标上价格。
她春天发芽饱满,夏季月月花开,枝条长的极高,会越过窗,顶在屋檐上,
枝头垂满花朵,香气淡而清冽,不献媚不讨好,她只管开她的花,她是农村的,是原野的,她是自由美丽的。
春天里的老瓦房越发的瘦削,经年的青苔苍老成一片一片的灰白,岁月和风雨磨损了当年的风光,
巷子里的老瓦房虽保持着光阴的痕迹,却坐落在被遗忘的路口。
老人坐在门槛上聊天,院墙根下的石头缝里冒着青草,怯生生的绿,有些慌张却也一派春天来了的景象。
早年的故事只属于她们,是尘封的美酒,随着一年一年老去的年华,越来越香醇。
她们大声地说,肆意地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阻止她们做最真实的自己。
顽皮小孩还穿着桃红柳绿的棉袄,在小路口跑来跑去,头上都是细小的汗珠,果然天气热了,是春要来了。
 
搁置了几日的文字,北方的天气在停了暖气之后,还是冷清清的,
早上阳光较暖的时候,戴上眼镜仔细的端详楼下的两棵法桐,远看是有些淡青色的。
都快三月中旬了,它那淡若无世的从同,那副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宁静,
犹如一个随遇而安的浪子,又像一个历经前生万事的老者,面对春风不喜,也不急。
突然一瞬间有一个想法,真想住在树下,我要看它怎样抽枝发芽,看它老树开花。
比起法桐的慢性子,墙角的柳树倒是施施然的绿了起来,四周一片苍灰色,几株绿柳显得俊美绝俗,
朝阳如金,撒在清瘦硕长的柳树身上,那几棵柳好似有了笑容,那笑容中又仿佛带了几分风流自赏的轻薄味道。 
我喜欢如此安静地看着嫩黄未绿的柳,眼神浩渺,和空气一样轻,像大海一样清。
都说,乡春早,旧燕暖空巢,我也想家了,想念少年时立在树下吹风的清晨。 


缠呀缠的缠枝花 - 红尘有你 - 红尘有你
 

春天的青,有种薄荷的味道,好像初恋,晕着淡淡的青,薄青薄青的。
他剑眉星目,眉头微皱,青衣白衫。
她素色衫子,青涩的像春天枝头冒出的绒芽,眼底清澈地像刚融化的一汪春水 ,
她说,“我想要快点长大,想要让你看看我长大后美丽的样子。”
故事叙述起来会很长,忧伤的同时惆怅也多。
结局是她死了,他活了四百年。她死在了她的怀里,那悲伤决然的眼神印在了他的骨髓里。
四百年后长相酷似素衣女子的她看见博物馆里的一把玉簪,一时之间就惊了心。
她说“为什么,我看见它心里如此难过,悲伤地不能自己。” 
他忍了四百年,清冷,冷漠了四百年,终于明白,生的喜悦,在于感知那些温度,
爱人的温度,人世的温度。死者可以生,生者可以死,唯有情。情哪知所起。就这样,一往而深了。

若在春天恋爱,必要爱恋到甜腻,缠绵,
要像开在晚春里一朵又一朵的芍药花,春风缓缓的吹,它放肆的摇着,没完没了,
不嫌奢侈,不嫌过分,爱情烧起来,笑意溢上来,像春天一样饱满,生动。
谁让我们相爱呢,这寂寂无涯的日子,好似一瞬间就老了呢。
真是看山倾城,看花绝色。
一夜春槐堆如雪,爱到情浓处,会说,爱我呀,我恨不能一夜和你白头嘞。
一辈子,有这么一次就够了。
缠呀缠的缠枝花,已经忘了从哪里看的这句话,无端的爱了。
春去后,尽是苍绿。这二字好像一个悲凉的姿势,走了。
写到这里,我听到内心的惊雷炸开,一下,两下,无关爱情和风月。
只有这人间四季,在这春天的深夜,它缠绕着我,如我最紧密的情人。
我的春天,寂寞的,艳丽的,却百媚横生。 




素材/网络  编辑/红尘有你


缠呀缠的缠枝花 - 红尘有你 - 红尘有你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